全世界最美丽的书(一):揭开世界上最美书的面纱

2018-03-17design x boco

由德国书艺基金会举办的书展,自 60 年代末开始办理「世界上最美丽的书」竞赛。我确信举办书籍竞赛及书展活动,能让人们开始有意识地讨论书本的价值。书不只是储存内容的功能物,更是无形内容的有形立体呈现。得奖的书本证明了在这个数位时代,实体书有绝对存在的价值,甚至对比于数位化的一切,我对实体书的热爱更加炽盛,并借此反驳书籍出版已死之说。 

因为内容繁多,我们分为两次谈。这一篇介绍起源,以及最美书的全场大奖;下一篇,再来看看各国最美书的样貌。你会发现,书籍其实如人一般有个性,也藏有文化特征。

 

全世界最美丽的书(一):揭开世界上最美书的面纱

2016 德国法兰克福书展。照片:Frankfurter Buchmesse、龚维德提供。

万中之选,全世界最美丽的书

「全世界最美丽的书」(Die Schonste Bucher aus aller Welt)以英文翻译应为「The best book design from all over the world」(全世界设计最佳的书),但在字面上,「美丽」的力道大于「最佳」,因此以「最美丽的书」称呼更为常见。

德国书艺基金会(Stiftung Buchkunst)每年在 3 月莱比锡国际书展前,将 31 个会员国所送交的作品集合起来,并邀请 7 位专才担任评审,包括大学教授、出版社、书籍专家和曾经得过奖项的设计师。评审委员会提出书面意见,就架构、版式、图片构成、纸质、印刷、装订、影像品质、书本大小及厚度,甚至书本订价等条件,经综合考量和讨论之后决定名次 。

2005 年台湾正式加入,成为第 31 个会员国。会员大多以欧洲国家为主,美洲有美国、加拿大、委内瑞拉、哥伦比亚等国;亚洲则有日本、韩国、中国、澳洲及纽西兰;中东国家只有伊朗。各国利用文本书籍,展现国家的文化实力。2005 年我前往德国法兰克福参与书展活动时,也在全世界最美丽的书展专区,看到台湾入选的书陈列在架上 。

而现场唯一颁发的全场大奖,始于 1963 年,在莱比锡进行第一次评选,但直在 1968 年才开始给予奖项。全场大奖即为最高荣誉奖项「Goldene Letter」,另外还有 1 名金奖、 2 名银奖、5 名铜奖,以及 5 名入选奖,这 14 本书皆获颁不同头衔。每年有来自全世界 31 个会员国、近 700 多本书参赛,从中选取 20 至 30 本各国的优秀代表作。

  • 全世界最美丽的书(一):揭开世界上最美书的面纱
  • 全世界最美丽的书(一):揭开世界上最美书的面纱

2016 年的评审委员们,正在评选出当年度全世界最美丽的书。照片:Stiftung Buchkunst、龚维德提供。

最美书的起点:莱比锡、法兰克福,德国两大书展

提到全世界最美丽的书,得先介绍德国书展。德国有两个最重要的书展,分别为「法兰克福国际书展」(Frankfurter Buchmesse)和「莱比锡书展」(Leipziger Buchmesse)。前者为全世界最大的书展,并举办书的出版、版权等相关活动;后者则是地区性的书展,但全世界最美丽的书评选,以及第一次的展出曝光,都在莱比钖书展期间进行。

莱比锡(Leipzig)自 18 世纪起,就是德国的文学重镇。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莱比锡全巿约有 80% 的印刷事业,毁于英国空军的轰炸,上千家出版社和印刷厂在战火中被夷为平地,令莱比锡在 20 世纪初期,丧失其图书业中心的地位。

1949 年二战之后,德国分裂为东、西德,拥有各自的书业机构和图书交易中心。东、西德的作家与出版社,唯有在书展时才有相互交流的机会。在 1989 年柏林围墙倒塌、东西德统一之后,莱比锡因为有了新的书展展场,才稳固其「书城」的称号。

为培育图书出版业相关人才,莱比锡也于 1995 年成立了德国唯一的诗人学校。除此之外,著名的「莱比锡读书节」(Leipzig liest),现在也成为全球最大的文学节庆之一。2015 年,一名德国译者就曾在莱比锡读书节,朗读台湾作家钟文音、贺景滨和郝誉翔的作品,获得不错的回响。

全世界最美丽的书(一):揭开世界上最美书的面纱

2016 德国莱比锡书展。照片:Leipziger Buchmesse、龚维德提供。

2016 年全场大奖:严肃议题以艺术形式呈现

荣获 2016 年全场大奖的是荷兰设计师 Titus Knegtel 自行出版的作品,书名为「Other Evidence: Blindfold」,只印刷 100 本,也没有 ISBN 编码,内容主要陈述 1995 年发生在斯雷布雷尼察的种族灭绝大屠杀。

20 年前,杀害近 8000 人的历史证据被挖掘出来,并翻译成客观数据。这 5 万页的验尸报告及 3 万张相片证据,被重新编辑成一本书。这本书就像纪念碑,设计师以艺术的形式呈现非常严肃的议题,利用蓝绿色产生文化的冲突感,并用特殊装订区分发生事件为不同单元。虽为少量印刷,但设计师尝试用出版的形式还原事件的真相,并以设计专业为社会做出贡献。

  • 全世界最美丽的书(一):揭开世界上最美书的面纱
  • 全世界最美丽的书(一):揭开世界上最美书的面纱
  • 全世界最美丽的书(一):揭开世界上最美书的面纱

2016 年全世界最美丽的书全场大奖。照片:Stiftung Buchkunst、龚维德提供。

2015 年全场大奖:挑战「书」定义的杂志

2015 年评选出的全场大奖,则是英国艺术家 Paul Elliman 的著作,书名为「Untitled(September Magazine)」。此书由 Paul Elliman 和 Julie Peeters 设计,独立出版商 Roma Publications 和 Vanity Press 共同出版。这是比利时第一次得到全场大奖。

特别的是,其实这是一本杂志,却有着 ISBN(国际标准书号编码),而不是杂志的 ISSN(国际标准期刊编码)。整本书没有任何文字,连封面也只有 ISBN 编码。书中的 500 页都是相片,纯粹的影像给予读者很大的想像空间,一张张相片刺激着人们的观感,产生比文字更大的张力。塑胶封套只以一个小纸片来表示书名,并向读者沟通书的概念。书名为「9 月份杂志」的原因,是作者找不到适合的名字,便直接用出版的月份来命名。

全世界最美丽的书(一):揭开世界上最美书的面纱

2015 年全世界最美丽的书全场大奖。照片:Stiftung Buchkunst、龚维德提供。

2014 年全场大奖:探索作者内心世界的书信集

瑞士艺术家 Meret Oppenheim 逝世后 30 年,她的书信选集首度出版。本书以平装装帧,摘选收录了她与 34 位通信者间的往来信件。 

每封信件皆以双栏编排走文,文字页间更插入了许多不同颜色的单页,以 2 页至 4 页的跨页印上信件原版图样。全书结构简单,并以高级纸质构成的华丽外观,展现优雅的细节。这本选集出版的目的不在歌颂 Oppenheim,而是一本能让人探索她内心世界的指南,因而在闲暇时候也能轻松阅读。字型设计完美符合信件文本,在每个细节都展现出行家手法。

全世界最美丽的书(一):揭开世界上最美书的面纱

全世界最美丽的书(一):揭开世界上最美书的面纱

2014 年全世界最美丽的书全场大奖。照片:Stiftung Buchkunst、龚维德提供。

小结

今年三月,德国书艺基金会公布了 2017 年全世界最美丽的书评选结果。今年由荷兰、捷克、中国、瑞士、德国、日本和葡萄牙等 7 个国家包办奖项。全场大奖得主为荷兰设计师 Jeremy Jansen 与另两位作者 Anne Geene 和 Arjan de Nooy 合著的作品。本次金奖奖落捷克,而银奖分别由荷兰以及中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、朱赢桩设计的《虫子书》包办。至于铜奖,除了 3 本瑞士作品,还有德国作品及荷兰作品各一。入选奖则有 2 本德国作品、1 本中国作品、1 本日本作品及 1 本葡萄牙作品。 

我一直在思考「美丽」和「市场化」是否可以产生连结。美丽的书只是书籍设计师的舞台,还是设计师凸显作者所想要表达的、并利用设计元素产生的最佳呈现?市场化的书籍,一定是便宜、方便取得、简单易懂,甚至不具收藏价值吗?大家都有不同的审美和观点,美丽的定义在不同国情之下也各不相同。但我依旧特别关注「全世界最美丽的书」竞赛,是因为阅读除了让我们长知识外,书也带领我们到达另一个境界或是未来。 

所谓美丽的书,并不是指设计师借由包装或化妆术,单纯让书本更有卖相,而是给予书中文字和图像灵魂,让内在的内容和外在的表象能够结合一体。我也经常在阅读时,因设计师于书本设计上所花的心力而感动。书本不只是储存内容的功能物,更是无形内容的有形立体呈现。 

文字 Sasson Kung
编辑 Fran Hsiao、Irene Chen
照片 Sasson Kung 提供

关于作者

龚维德 Sasson Kung / 田田圈文创策展人及艺术工作者

专注书籍美学、独立出版、社会设计及设计历史研究等议题。2009 年发起田田圈文创工作群,策划一系列书展,包含全世界最美丽的书展,与「疯字形-文字艺术创作」、「设计的宣言-德国设计」、「荷兰设计 100 年」等展览。

评论